集团文学

当前位置:澳门娱乐场网址 > 集团文学 > 【梧桐征文】战士(小说)

【梧桐征文】战士(小说)

来源:http://www.ablakeforum.com 作者:澳门娱乐场网址 时间:2020-01-19 05:08

(一)
  西直门里离着城根儿不远的一个小四合院里,住着张三儿和大旺两家人。
  故事发生的那一年张三儿已经7周岁了,正是人嫌狗不待见地年龄,一天到晚淘得没边儿。整天介上房爬树地没个消停。他小模样长得倒是特可爱,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透着灵气,说出话来脆生生地可给劲儿了。他是个早产儿,他妈在怀着他7个多月的时候,出门赶上下雨,因路太滑摔了一跤,回到家里就把张三儿生出来了。就因为这个,他比同龄孩子都显得小。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张三儿小时候姐姐就带着他,去城根儿捡煤核儿找劈柴。现在姐姐结婚了,张三儿就把家里这些看似不起眼儿的小活儿都承包了。他倒是挺能干,每天都把家里要用的煤核儿和劈柴准备好,然后才出去玩。张三儿不但长得模样机灵,心眼儿也多。那时候的孩子们,都像放羊一样地散养着,家中大人们才没时间一对一地看着他们呢。张三儿整天不着家地疯跑,除了吃饭,一般在家里根本就看不见他。淘气、惹事、打架,这些事情是经常发生。孩子们在一起打架,基本上都是张三儿和大旺胜利。张三儿有时候还敢和大孩子对打,大旺胆儿小不敢,他只是给张三儿看着,万一对方来了帮手,大旺喊一声提醒张三儿,俩人就会一溜烟地逃跑。当然有时候大旺也有失察的时候,那张三儿也会吃点小亏,回家之后大旺就免不了被张三儿骂一顿。
  眼看着到了上学的年龄,他妈看他太淘气,又看他整天在外面惹祸,就想让他去上学,学点知识,将来好有个吃饭养家地本领,也是为磨磨这孩子的脾气,收收他的野性。在离他家三条胡同远的地方,有个小小的私塾,他妈把他领到那里交给先生,说好了让他在里面上学。
  先生是个老学究儿,光棍儿一个人住着三间大房子,一间作为卧室,另外两间就作为教室。十几个孩子在里面上学,先生给他们每个人的功课都不一样,张三儿因为是新去的,所以刚来的第一天老师就给他分配了活儿:“现在你们又多了一个新同学,他叫张福生,以后你们大家还是上课前和下课后轮流搞卫生。明天从张福生开始,其他人按照原来的顺序顺延。”
  张福生就是张三儿的大名,因为大家都住在附近,他又是淘气出了名的小子,所以谁都知道他浑名叫张三儿。没有人管他叫张福生。只有先生一个人叫他的大号,这也让张三儿感到可笑。刚来第一天,他不知道搞卫生是什么意思,放学后就请教隔壁刘家的大旺:“大旺,什么是搞卫生呀?”
  大旺比张三儿大一岁,可是平时他和张三儿一起玩的时候,都是张三儿说了算。他是个老实孩子,心眼儿也没有张三儿多,所以听到张三儿问他什么是搞卫生的时候,他就细细地指点张三儿:“明天你要比我们早来半个时辰,干活的顺序是扫地、擦桌子、倒垃圾。然后把老师的夜壶倒掉,再给他刷干净放到床下面。”
  张三儿明白了,原来是早上来学校干活儿啊。他心想:扫地擦桌子这个难不倒我,倒夜壶也让我干啊?想到这里他就对大旺说:“凭什么让我倒夜壶啊?老头儿先生自己为什么不倒?”
  “咱们都要轮流,一个人一天,不是光你自己干,十几个人都干完了才又轮到你。我妈说了,在学堂听先生的,他让干就干呗。”大旺像个小大人似的教给张三儿应该听老师的话。
  张三儿在家里其实经常干这些事,他也没觉得有多难。所以第二天早早地就来到学堂,该干的都干完之后,想起老先生的夜壶还没倒。他赶紧倒完之后刷干净了,忽然就想给先生来个恶作剧。他找来一个小钉子,用石头砸,给夜壶下面扎了一个小小的眼儿,然后装作没事人似的坐到课堂里听先生讲课。
  这件事夜里就被先生发现了,等第二天上课的时候,先生把张三儿叫到前面,当着同学们的面。让他伸出手来手心朝上,先生拿了一个一尺多长,一寸多宽的木板,照着张三儿的小手就打,几下下去,手心就肿得老高,有胆小的孩子们吓得都不敢看了。可是张三儿没事人似的还咧嘴笑,不是他不疼,是他觉得不该给老先生示弱,心说谁让你让我倒夜壶的?
  先生看张三儿这样,也没办法,只好叫来大旺:“你回家去和张福生家长说,明天上学让他带钱来,作为损坏东西的赔偿。听见没有?”
  “嗯,听见了。”大旺有些害怕地答应着。
  张三儿回到家后,他妈就发现了张三儿的手不对劲。她都不用想就知道,这是张三儿在学校惹祸了。她连看都没看张三儿的手就和张三儿说:“去,把那鸡毛掸子给我拿来!”
  张三儿非常机灵,他一下子就明白了:这是他妈要打他,让他承认自己干了什么坏事儿。他不动声色地往门口走,然后猛地推开门就跑,边跑还边喊:“大旺!你要是敢给我告状,看我不尅你!”
  要不怎么说是孩子呢,他就没想想,冲着大旺这么一喊,他妈还能不知道去找大旺问呀?
  大旺吓得扎在屋里不敢出来,张三儿妈走到大旺家门口,冲着屋里的大旺说:“别怕他!你告诉大妈,是不是三儿在学堂里惹祸了?”
  大旺点点头,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张三儿妈看在眼里,她又说:“大旺,你是好孩子,告诉大妈啊,先生为什么打他?”
  大旺犹豫半天,想起先生说让张三儿赔钱的话,想想不说不行,只好怯怯地说:“大妈,先生让你们赔钱,三儿弄坏了先生的夜壶。”
  张三儿妈这个气呀,心说好你个三儿啊,你臭小子等着!看回来我怎么收拾你!她知道自己的孩子太能惹事儿,只好掏出钱来递到大旺手里:“你明天直接给先生,就说我给先生赔不是了!别让三儿看见啊,小心回头他给你抢了去!”
  晚上张三儿回到家里肯定逃不了一顿狠揍,不过这孩子抗打。因为是早产儿,小时候身体不太好。他爸清末时候在善扑营当过兵,武功很不错。为了强身健体,在三儿刚懂事儿的时候,就开始教他练武。慢慢地张三儿身体好起来了,虽然个子很小,但体质很棒,先生昨天虽然打得他很疼,可他根本就不在乎。倒是他妈的鸡毛掸子把他吓住了。在他妈连打再说的教育下,他明白了自己做得不对,尤其是让家里赔钱不应该。家里虽不是穷得揭不开锅,但也不是有钱人,这点钱够全家一天的嚼谷了。他晚上老老实实地挨了他妈一顿狠揍。从那以后他再也没给先生捣过乱,倒是先生看出这个淘气的小子异常聪明,教什么都是一点就透,慢慢地从心里喜欢上了这个叫张福生的野小子。
  一晃就到了1937年,张三儿过完九岁生日的第三天,卢沟桥事变爆发了!那天夜里听着“轰隆隆”响彻天边的枪炮声,张三儿一咕噜从炕上爬起来就要往外跑,被他爸一把拉住了:“干嘛去?这是外边打仗呢!你别出去惹事儿,老老实实在家呆着!”
  “我就去看热闹,看看谁和谁打仗?”
  “你小孩子家看什么热闹?回头子弹不长眼,你再把小命儿搭里头!”张三儿爸不但不让他出去,还告诉张三儿他妈:“明天我出去打探一下消息,这两天气氛很紧张,可能是二十九军和日本人开战了!你一定要看住这个野小子,出了事儿不是闹着玩的!”
  “唉!这是什么世道啊?这才踏实几天呀?小日本鬼子又来了!那年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的时候,我可是亲眼所见啊!”张三儿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妈,日本人是怎么回事?火烧圆明园又是怎么回事啊?”张三儿听到妈妈说话有些悲伤,所以追问着。
  张三儿爸说:“还是咱们国家太软弱,谁都来欺负咱们!日本人占了东三省,这又来抢占北平这块肥肉了。二十九军要是顶不住,北平就拱手让人了,咱们都成了亡国奴,被日本人压在头上翻不了身了!唉!”
  “咱们也去打小日本!不能让他们抢咱们的地盘儿!”张三儿很愤慨地说着。
  “你是小孩儿,就别跟着裹乱了,打日本是政府的事儿,你就老老实实地家呆着吧。”张三儿爸这样告诉张三儿。
  张三儿妈接过丈夫的话头说:“我看政府也指不上,那年圆明园着大火,国家还不是没辙呀?慈禧太后还跑了呢!”
  张三儿赶紧问他妈:“妈,到底怎么回事啊?您快说说!”
  “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的时候我和你现在差不多大,我娘家就在圆明园的旁边住。那天就看见好多老毛子抢走好多咱们圆明园里值钱的宝贝。他们手里还拿着火把,拿不走的就用火烧。把老百姓恨得呀,可是又没法和他们打,他们手里都拿着枪啊!这些老毛子不是人,就是强盗!把咱们的好东西都抢跑了!你看现在圆明园还有什么?除了烧塌了的石头什么也没有了!”张三儿妈越说越气愤,她又接着说:“这回小日本儿又来了!他们都是八国联军揍的!根本就不是人!都是杂种!”
  张三儿知道,老北京骂人的话里有一句就是“八国联军揍的”,一般人轻易不骂这个,除非是气愤之极。这回听到自己妈这样骂日本人,也激起了他小小胸膛里的怒火,他看着妈妈的眼睛说:“妈,您也别生气,他们要是真进了城,看我收拾他们!”
  “你收拾谁呀?别出去惹事儿是真的!这些小鬼子都没人性!惹着他们可不是闹着玩的!你乖乖地呆在家里,别出去捡煤核儿捡劈柴了,我自己去吧。听见没有?”张三儿妈反复叮嘱张三儿不许出门。
  (二)
  二十九军战败了,日本鬼子在以后的日子里耀武扬威地开进北平城。
  乱了些日子后,张三儿的学堂又开课了,只不过开始几天由大哥接送,就怕他看见日本兵惹事儿丢了小命。
  老学究先生一反以前说话酸溜溜地咬文嚼字,他站在讲台前器宇轩昂地说:“孩子们,现在我们的家园被倭寇占领了!他们就是衣冠禽兽!不要听信什么东亚共荣的宣传,他们就是跑到别人家抢东西杀人的强盗!还要把自己标榜为慈善家!我们都不要上当!不过你们还是先不要招惹他们,等你们长大了再和他们对着干也不迟,早晚这些鬼子都得滚回老家去!”
  这一刻先生的形象在张三儿心里变得高大起来,他觉得先生敢说这些话真了不起,那时候很多人都不敢吱声,逆来顺受地见了小鬼子低着头走过,就怕连累家人保不住命。
  张三儿恨日本人,恨他们占了自己的国家。他心说:连先生这样的老头儿都知道抗日,我更应该打日本了。他经常看他妈不在家的时候往外跑,为了和小鬼子对着干,他自己制作了一个大弹弓。趁着没人看见的时候施展功夫上房,在房上找个隐蔽的地方趴下来,等着日本鬼子的巡逻兵过来,好试试自己的武器。
  张三儿从来没失过手,他的弹弓百发百中,每次都准确地射到鬼子脸上。有一次还把一个鬼子的眼睛射瞎了,看着鬼子“哇哇”大叫着找人,张三儿没事人似的从房上再跳到树上,然后出溜下来看热闹。后来他妈发现了张三儿的弹弓,给扔到火炉子里烧了,就怕他再出去惹事,也怕日本人发现是他干的,再把他打死。
  张三儿没了弹弓,可是他不甘心日本鬼子在自己家门口大模大样地走来走去。琢磨了一会,他想出一个主意,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就去了茅房,拿着一个捡来的破铁盆,装了半盆大粪,悄悄地走到街角拐弯的地方等着日本人。没一会儿来了三个巡逻兵,因为天刚亮,人们都没起呢,所以大街上也没人,张三儿迎着日本人跑过去,把手里的破屎盆冲着日本人用力一泼,接着再把那破盆用力砸到日本人身上扭头就跑。这三个日本鬼子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就每人沾了一身大粪。再找刚才那个小孩儿,张三儿早就拐弯跑得没影了。
  其实他并没跑远,而是仗着路熟悉,七拐八拐地跑到拐弯的一条胡同里上了树,坐在高高地树杈上面往下看,看着三个鬼子嘴里“八嘎、八嘎”地跳着脚地大骂,那副丑态就像被老虎耍了的猴子一样狼狈,他们想放枪都没有目标。张三儿心里这偷着乐呀,只要日本人吃亏了,他就高兴。他还琢磨着再做一个小点的弹弓,别被妈妈发现呢。
  张三儿干的这些事儿没和任何人说过,别看他岁数小,心眼可不少。他怕大旺胆子小嘴不严,谁要是一问,该把他说出来了。可这些事还是被胡同里的人们传来传去地,越传越邪乎了,有人说小日本进城得罪了土地佬,所以走在街上会有石头打、臭粪泼。谁也没想到这些会是张三儿干的,谁也没想到一个九岁的孩子敢这样对付日本鬼子。但张三儿的先生知道,这一定是张三儿干的,因为他心里明白:只有张三儿这个孩子才有胆量干这种事。
  有一天老先生放学把张三儿留下,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纸包递给张三儿。张三伸手接过还没打开,一股香香的肉味儿飘了出来,他用力抽了一下鼻子:“先生,这是什么?怎么这么香?是肉吧?”
  先生慈爱地看着这个个子在学生里最小、聪明在学生中第一的孩子,温和地说:“吃吧,我昨天买的天福号酱肘子,夹了火烧。给你留了一个,赶紧吃吧。”
  “您怎么不吃呢?您也吃。”张三说着就把手中的夹肉火烧往先生手里塞。
  先生伸出手摸摸张三儿的头,然后说了一句:“真是个好孩子,以后别到处去乱跑了,没事多帮你妈干点活,这世道太乱,这么多鬼子一时半会儿是打不完的。平安最重要,真要有点事儿可怎么办呢?”
  “先生,我没事。我现在不淘气了,每天都帮我妈干活呢。”张三儿就是再机灵,他也想不到先生这是警告他呢,不让他出去找日本鬼子的麻烦。还以为先生怕他还淘气,教育他要做个规矩的好孩子呢。

日本山田部队占领了嫩江,在靠山屯西大岗子修起了碉堡,扎营安寨,一方面对当地老百姓进行管理控制,另外主要设卡控制从黑河一带外来的居民,甚至军队。同时,这里也是他们的弹药库,供给后方。
  山田把这里的群众召集起来喊话。乡亲们,我们大日本皇军,是你们的友好邻邦,我们是来帮助你们搞建设,开矿山,种粮食,实现东亚共荣的。大家要积极配合,共同亲善团结,我们又好地,大大地。现在我宣布,孙清为靠山屯伪村长,伪军第三营营长,大家要积极报名参军,协助皇军抵抗外来势力侵犯,消灭共匪。
  自从日本人占领了科洛一带,这里就没有好日子过。这些个小鬼子经常出入各村各户,偷鸡摸狗,见啥抢啥,看见谁家姑娘媳妇就撵。
  一次,村里的王二媳妇、巧云、翠兰、山花几个人绕过炮楼去北山采蘑菇,在要回家的时候来了两个日本兵,他们一见几个年轻就喊着悠嘻,花姑娘地,大大地。几个女人一看来了两个小日本子,撒腿就跑。可是,她们毕竟不是小鬼子的对手,后边的山花被树枝绊倒了,小鬼子跑上来,就按住了山花。
  另外一个鬼子抓住了翠兰,他们向疯了一样撕掠这两个女人的衣服。山花和翠兰拼命挣扎着。这时,前面的巧云和王二媳妇一看两个人一递眼色从山坡的大松树旁绕了过来。王二媳妇操起一块大石头就像鬼子头上砸去,只听哇呀一声那个鬼子倒下去了。翠兰也已经操起鬼子的刺刀,她闭上眼睛用劲平生的力气,向鬼子后心捅去。那个鬼子正在得意之时,哪里顾得身后有人啊。当时也倒了下去,可是,他并没有死,疯狂地向翠兰扑去。翠兰就地一个打滚,小鬼子扑了个空,巧云的刺刀又一次扎进了小鬼子的裤裆,那个鬼子哇哇乱叫着在地上打滚,巧云捡起一块大石头向他砸去,顿时脑浆迸裂,四腿朝天了。另外一个鬼子也缓了过来,他伸手去够掉在地上的枪,被山花一把抢过来,照准他的头部猛击,他再也没喊出声来。他们四个人有拿刺刀的,有搬大石头的,朝着倒在地上的鬼子一顿乱砸乱刺。把两个日本鬼子弄得血肉模糊。
  王二媳妇看看大家也弄得满身是血,她说,这下子我们可惹祸了,怎么办呢?万一这两个死倒被日本人发现了,可就坏了。他们肯定找我们村里交涉,弄不好有很多人要吃挂落。
  巧云说,我们一不做二不休,咱们把他抬到东边的乱石沟子理去,然后,用乱石把他们埋了,把这里现场收拾干净,捡些干树枝扔这里。神不知鬼不觉,他找谁去呀?
  好,就这么办,马上动手。几个农村女人风风雨雨摔打惯了,有的是力气,两个人台一个,把两个鬼子尸体扔进了乱石沟子。大家七手八脚,不一会就用乱石把鬼子埋个严严实实。这时巧云才发现自己左肋骨被树根扎了一个洞,鲜血直流。她用手捂着直不起腰来。山花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扯成布条,翠兰已经找来婆婆丁刺菜,把根和叶子用嘴嚼碎,按在伤口上,她们三个人急忙为巧云包扎好。又急急忙忙收拾现场,然后,他们轮班背着巧云下山了。她们不敢直接把巧云背到家里,因为村里有鬼子的走狗眼线。她们敲开村头王大娘家门,一位花白头发的老人迎了出来。
  哎呀,这几个孩子,你们这是咋地了?看你们造的这个样子。
  大娘,快别说了,进屋说话。
  大娘,我们绕过鬼子炮楼去草蘑菇,碰上两个小日本鬼子,被我们几个宰了。巧云还受伤了,快给我们打几盆水,我们得干净,帮黑时候我们再回家吧。要不然被咱村里的那几个败类看见就坏菜了。
  好孩子,干得好!这些畜生,就知道欺负咱中国老百姓。早晚打雷劈死他们,恶贯满盈的鬼子!
  孩子,你们尽管放心呆着,洗洗,我给你们找几件衣服先换上,到我的后瓜园窝棚里躲躲,大娘给你们做饭。帮黑时候你们在回家。她们几个认真的把脸上的血迹洗干净,把满身是血的外衣脱下来,塞进王大娘大灶坑烧了。这时,王大爷从外面回来了,老人家一进屋就愣住了。
  这几个孩子怎么有闲工夫一起跑大爷家老串门了?
  王大娘急忙摆手说,别吵吵,让人听见了会出事的。
  这时王大爷才发现躺在炕上的巧云。只见她脸色煞白,嘴皮更白的像一张白纸一样。
  哎呀,这孩子受伤了,看样子伤的不轻,快点,老婆子,你怎们看不出汀来?这孩子都啥样了,还不赶快给他治伤?快拿咱家的红伤药来。王大爷急忙解开巧云缠着的破衣服,王大娘拿来了红伤药,在柜子里拿出一批百花齐,用剪子剪开,王大爷看了看伤口说没大事,用药酒给巧云擦洗。巧云疼的满脸淌汗,可是,她紧咬着嘴唇,不哼一声。鲜血从嘴唇边流下来……
  王大爷说,你们这些孩子,还真有鬼点子,把婆婆丁刺菜嚼烂敷上消炎止血,还真是个办法,不愧我们大山里的孩子。不过这东西还不如我家祖传的老红伤药好使。他和王大娘一起给巧云擦洗完,上好药,用百花齐包扎好。帮她穿上衣服。
  王大娘说,孩子,你真刚强,躺下歇着吧。我给你们做好吃的。
  不一会,王大娘端上来一盆热气腾腾的鸡蛋糕,和白花花的白面馒头说,孩子们,一天没吃东西了,饿坏了吧。快吃吧,吃饱了才有精神对付这些挨千刀的王八蛋小鬼子。
  她们四个人面面相视谁也不肯动筷。
  看看,这孩子,怎么不吃呀?和大馒头有仇哇?吃吧,这是我们老两口攒的白面靠屯头,地里庄稼收完了,我就去拣麦穗。马上又到秋收了,我们再捡些麦子,用锤子自己捣出来的白面,可好吃了。吃吧,吃吧,大爷大娘这一辈子只生两个小子,身边连个闺女也没有。你们就跟我们自己女儿一样啊。看到你们这么坚强勇敢对付小日本鬼子,大爷大娘心里高兴啊。我们多少军队呀,一枪不放就把小日本鬼子放进来了,让这些畜生糟蹋我们老百姓。这些狗日的小日本鬼子,不得好死!孩子们你们为咱们老百姓出了一口恶气。好样的,大爷支持你们!
  说起来叫人伤心呀,我那大儿子志军,去当八路,前年就捎回信来牺牲在抗日的战场上了,连个尸首都没有啊。二儿子志成听说也开赴抗日前线了,但愿苍天保佑啊,保佑我家别断子拒绝孙。说着,老人的眼睛潮湿了。
  王大娘说,你看看你老不识好歹了不?孩子们吃饭,你瞎叨叨啥。快吃吧,孩子,听说我们这里也要组织民兵,和日本鬼子干。
  王二媳妇说,那可好了,省得我们受这些小鬼子的王八气。哪天把他的老窝给他端了,叫他们得瑟,让他们哭都找不着北。
  大家七言八语说得高兴,巧云不敢大声说话,只喝了半碗鸡蛋糕就躺下了。她们三个人吃的饱饱的,收拾了碗筷,天也黑下来了,才悄悄的回家了。翠兰找巧云丈夫,又找他弟弟,一起偷偷的把巧云抬回了家。藏在夹壁墙里养伤。
  当天晚上日本鬼子出动了全体部队寻找丢失的两个日本鬼子,他们把全村的老百姓集中起来喊话。你们良心的大大的不好,谁地知道小野、一村的下落?大大的有赏。知情不报的,死了死了地!可是,谁也不知道他们的下落。正在鬼子对老百姓施威的时候,听见西山炮楼方向轰隆隆的响起了炮声。原来王大爷和东北抗日联军取得联系,并且组织前屯的民兵,乘小鬼子人少炸了炮楼和弹药库。
  等鬼子跑回去的时候,老窝都没有了。鬼子一时手无足措,只好临时返回村里居住,老百姓算遭殃了。
  这十几个小日本鬼子,逼着一个大户人家把房子倒了出来,他们临时住了进去,他们杀鸡,杀羊,看见老百姓有啥吃啥。把大家恨得牙根直。在腊月二十四的晚上,村里几户有钱的人家杀猪宰羊过小年,抬着酒肉和日本人一起大吃大喝,日本鬼子喝高兴了称兄道弟,猜拳行令,各个灌得乱醉,男女老少一起动手,包围了鬼子大院。民兵也分别接到秘密通知,集合起来消灭小日本鬼子。他们在一夜之间消灭了驻守看护弹药库的全部日本官兵。家家欢欣鼓舞,放鞭炮,迎接大年。这下好了,终于可以过个安静的太平年了!

本文由澳门娱乐场网址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梧桐征文】战士(小说)

关键词:

上一篇:澳门娱乐场网址受伤的人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