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团文学

当前位置:澳门娱乐场网址 > 集团文学 > 中国农民(第一部)第37章开始

中国农民(第一部)第37章开始

来源:http://www.ablakeforum.com 作者:澳门娱乐场网址 时间:2020-01-19 05:08

  一
  张土匠,真正姓名:张德福,四川省泸州市泸县人。在解放前,张德福因家里太穷,揭不开锅,十五岁就拜本村的一个长辈亲戚为师,学土匠修筑房子技术。在当时,农村和乡镇上,极少有人修砖木结构房,多数是修木料房和土墙房。在四川省泸州市这一带地区,缺乏木材,修木料房的人很少,而修土墙房的人却比较多,因此请土匠师傅修房子的人比较多。土匠师傅们长期都是还在帮这家修筑房子,已经又有几户人家,来请土匠师傅去给他家修房子了。修筑土墙房子,每筑一楼高后,就要“晾墙”。就是让土墙晾晒干一些后,再往上修筑。若不“晾墙”,下面的土墙会因不能承受上面土墙的重量而倒塌。因此,土匠师傅们都是两家、三家,甚至四家的房子连串修。这家“晾墙”,就去修筑第二、第三家的土墙。等第一家的土墙晾晒较干,墙体变硬后再往上修筑土墙。
  请土匠师傅修筑土墙房子,房主不但要饭、茶、烟、酒和住宿全包,还要付工资。张德福自从学土匠技术起,不但自己生活无忧,还可以贴补家里。张德福很勤快,又吃苦耐劳。人也聪明能干,嘴也很甜,师父非常喜欢他,觉得张德福很聪明能干,是个可造之材,将来必成大器。于是将自己所有技术都传给张德福。张德福不但很好学,也很虚心,并且边干、边学、边研究。苦干、实干加巧干。还把有些修筑土墙房子的技术,加以改进和创新。张德福没有读过书,一字不识,父师不但教他认、写自己的名字,而且还教他认、写一些平时日常生活中常用的字。张土匠的师父也没有读过书,是他的土匠师父和师兄们教他认、写字的。
  张德福二十多岁时,就办了个简单的“出师酒”,出师了。出师后,张得福就自立门户,自己当“掌墨师”,带一班人出去帮人家修土墙房子。在技术方面,完全是“青出于蓝胜于蓝”,土墙房子修得很好,几年时间,张德福在当地好几个乡的地盘上,就大有名气,很多人都认识他。人们当面喊:张老师,背后称:张土匠,极少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他也自称:张土匠。张土匠自己也修了一幢长五间的“三合头”土墙楼房,还娶了媳妇,成家立业了。
  二
  解放后大集体时期,国家政策是不允许个人搞“单干”的。更不许各种匠人出外“搞副业”挣钱。张土匠上有父母,下有四个儿女,家里很贫困,生活艰苦。张土匠实在不愿让一家人忍饥挨饿,揭不开锅。于是在冬季农闲时,就去与大队支书、大队长和队长说人情,要求出外“找副业”挣钱。开始,大队支书、大队长和队长都不同意。张土匠就拿出三国时刘备“三顾茅庐”的精神,五次三番去大队支书和大队长、队长家里说情,并且每次去都带了烟或酒去送。烟、酒是张土匠在亲戚朋友家借钱和粮票买的。功夫不负有心人,大队支书、大队长和队长终于答应张土匠出外“找副业”,但每月要向生产队交二十元钱。张土匠满口答应,心里非常高兴,自己终于可以重操旧业,出外挣钱了。
  张土匠在自己向大队支书、大队长和队长要求出外“找副业”时,也通知了自己的一些师弟和徒弟,叫他们也到他们的大队支书、大队长和队长那里说情,要求出外“找副业”。因为土匠帮别人修筑土墙房子,必须要四人以上才可以。那些师弟和徒弟的家,都不是同一个大队的,有些家住其他大队,有的家住其他公社。张土匠的师弟和徒弟,有的没费很大功夫就得到批准,有的则和张土匠一样三番五次,还送烟、送酒、或送腊肉、送鸡蛋、送大公鸡,才得到批准出外“找副业”。所有人每月必须向生产队交钱,有的每月上交20元钱,有的每月上交25元钱。但大家心里都非常高兴,终于可以重操旧业,出门挣钱了。
  三
  张土匠约到了师弟和徒弟四人,加上自己共五人,大家准备好路费,收拾齐工具,选了个吉日出发。张土匠和师弟、徒弟一起,背着换洗衣服,扛着墙板、墙锤、线砣、墨斗等笨重工具,走了几十里路到泸州,在泸州坐客车到贵州省赤水县,然后大家又扛着笨重的工具走路,到赤水的一些边远山区,帮人修筑土墙房子。因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这些地方又是山区,山高路陡,张土匠和大家一起扛着笨重的工具,翻山越岭,有时还走了不少冤枉路。当地的人都不认识他们,更不知道他们的手艺如何,又加上当时所有人的生活都比较困难,要修房子的人家不多。张土匠他们是沿村挨户,边走边问,到处打听有没有人要修土墙房子。好不容易才找到一户要修土墙房子的人,那人名叫黄中华。可是大家互相都不认识,张土匠他们五人又是外地人,黄中华不愿请他们。张土匠已经出门几天了,还没有找到活干,每天扛着那笨重的工具翻山越岭,已经很疲惫了,实在不愿失去这个机会。于是张土匠和黄中华谈了很长时间,要帮黄中华修房子,好话说了很多很多,工价也低得不能再低了,但黄中华就是不愿请张土匠。张土匠心里都想哭了,但脸上还强裝笑容。最后,张土匠急中生智,对黄中华说:“黄大哥,我们初来乍到,你怕我手艺不好,这样,你先不给我们一分工钱,房子修完工后,你觉得我们手艺可以,修筑的土墙房子要得,你就开我们的工钱,如果你认为我们修得不好,或你的亲戚朋友、你本大队和本生产队的人,有人认为我张土匠修得不好,那你分文不给,你看如何?”黄中华这才勉强同意请张土匠修房子。这个条件虽然苛刻,但张土匠是艺高胆大,相信自己和师弟、徒弟有很好本领和技术。
  张土匠和师弟、徒弟五人,选了个吉日良辰动工,开始帮黄中华修筑土墙房子。他们起早贪黑,中午也不休息,拼命地干活。他们心中都知道,要是将黄中华的房子质量修得好,技术标准高,不但能得到工钱,而且那一带还会有人要请他们修筑房子。要是修得不好,不但得不到工钱,而且那地方不会再有人请他们修房子了。自己不但没有挣到上交生产队的钱,连回家的路费也没有。张土匠严格要求师弟和徒弟,取土、筑墙、收墙、吊墨、加竹墙筋等,都一丝不苟,非常认真仔细。为了以防万一,张土匠还超标准增加了大的楠竹块做土墙筋。幸运的是,老天爷很关照,那年冬季是干(旱)冬,天气很好。黄中华那里的泥土很多,土质也很好,非常适合修筑土墙房子。加上张土匠师徒们技术很好,经历丰富,手脚麻利。因此,土墙修筑进展很快,很顺利。
  张土匠他们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将黄中华长三间的土墙房子,土墙修筑完脊尖,土墙修筑就圆满完工了。张土匠帮黄中华选了吉日良辰“上梁”。黄中华通知了自己的亲戚朋友和本生产队的人。在当地的农村,修房子“上梁”、搬家、“钉财门”(钉大门)都是很隆重的大事,多数人家都要办酒席。本生产大队的人和亲戚朋友都要来庆贺和帮忙。
  到了黄中华上梁那天,亲朋满坐,来的人很多。来的亲友和生产队的人,既是来庆贺,又是来帮忙上梁和盖房子的。上午九点,良辰到,大家一边放火炮,一边将预先准备好的新房梁,拉上堂屋房顶脊上安放好,场面非常热闹。由张土匠主持上梁仪式,点香、烛,烧纸钱,摆“刀头敬酒”,盐茶米豆,请神仙佛祖,敬山神土地,念真言咒语,画符法令篆。然后用大公鸡鸡冠上的血,对新梁点祭开光。还说了许多“四言八句”,撒“抛梁粑”。上梁仪式结束后,来的亲朋好友和生产队的人,不论男女老少,大家一起帮忙,安好檩子,钉好椽子和吊檐,开始盖瓦。张土匠和师弟、徒弟们也积极帮忙。在黄中华当地,很多人家的房子,盖的是杉树皮或楠竹瓦,有的盖的是稻草或茅草,瓦房比较少。黄中华一年前就有修新房的打算,所以请瓦匠烧了很多瓦,还准备了很多修房要用的木料。
  午饭过后,黄中华的新房子还有很多地方没有盖瓦,但当地习惯,中午饭后,大家要耍(休息)一个小时左右再干活。张土匠给黄中华修筑房子,修好后,要大家认为好才付钱,不好就不付钱的约定,来的亲戚朋友和生产队的人,互相议论,口口相传,很快就所有人都知道了。大家都在午饭后的休息空闲时间,将黄中华的新土墙房里里外外,前后左右,仔仔细细地看了几遍。见所有土墙的墙面都很平整光滑,没有裂缝,土墙的四方墙角笔直,所有的墙体非常端正,没有歪斜。房顶三角形脊尖筑得不平不陡,恰到好处。所有门、窗的位置,设计得很好,非常完美。所有人看后,都点头称赞。
  下午,黄中华的新房子,在亲戚朋友和生产队的人帮助下,房顶将瓦完全盖好。一幢很漂亮的新土墙瓦房呈现在众人眼前。大家都赞叹不已,都夸这帮土匠师傅手艺好,黄中华应该付土匠师傅的工钱。黄中华自己也觉得张土匠修的房子很好,并且还得到众人到称赞。于是很高兴地将工钱一分不少地付给了张土匠。有几家准备要修土墙房子的人,主动找到张土匠,要请张土匠师徒们给他家修筑房子。张土匠非常高兴,满口答应。
  四
  从此,张土匠和师弟、徒弟们在那一带地方很有名气。但凡要修土墙房子的人家,不请别的土匠修,定要请张土匠他们修。因此,请张土匠修房子的人比较多。张土匠他们就两家、三家的房子连串修,这样有充足的晾墙时间。工钱也不再按“点天”算,而是按包工算。这样,张土匠他们起早贪黑,加班加点的修筑土墙,工钱自然要比“点天”挣得多。张土匠对修房的地基,房屋的设计、坐向,土墙的修筑等等,都认认真真,一丝不苟,严格质量,注意安全。张土匠还帮有些要修房的人家免费看风水,选择修房的地基。也免费帮别人选择动工、上梁、钉财门、搬家、结婚、修猪圈、牛圈等的期会(吉日良辰)。深受当地人喜爱。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要到春节了,张土匠他们结算了工钱,大家平分,收入还比较理想。张土匠和师弟、徒弟回到家后,上交了生产队要收的钱,每人都还剩了一百多元。大家都非常高兴,觉得这几个的月辛苦和劳累值得。既挣了钱,又节省了口粮,一家老小可以快快乐乐、热热闹闹的过年了。
  张土匠有几个师弟和徒弟,这次没有一起去贵州赤水修房子挣钱,知道了张土匠他们五人挣了“大钱”回来,心里非常羡慕,都上门来找张土匠,要张土匠春节过后,带他们一起去贵州赤水修房子挣钱。张土匠见他们几个都是身强力壮,能吃苦耐劳,技术比较好的师弟和徒弟,于是满口答应。叫他们在大队支书、大队长和队长那里办好批准手续,大年过后起程。
  大年过后,张土匠选好吉日,正月十八日早上起程,一共八人。大家背着换洗衣服和鞋袜,还是走路到泸州,在泸州坐客车到赤水,然后又走路到去年他们帮人家修筑房子的地方。张土匠去年帮人家修的房子,还有两家的土墙在晾墙,还没有完工,今年继续接着修。还是由张土匠当“掌墨师”。在这一带很多人都认识张土匠了,都觉得张土匠修的土墙房子很好。这些人亲戚传亲戚,朋友传朋友,来请张土匠他们修房子的人越来越多。不到一年时间,张土匠张这一带家喻户晓,名气越来越大,土墙房子也越修越好,越修越多。挣的钱也越来越多。
  就这样,张土匠带着师弟和徒弟八人,连续八年时间,都在贵州赤水那一带的边远山区,帮人修筑土墙房子。每年正月大年过后到赤水的山区,干到腊月尾才回家。中间若是家里没有很重要的事,没有人回家。每年的收入都比较好,他们的家里也富裕起来,生活过得比别的人家好。邻居和生产队的人,都很羡慕。
  五
  张土匠的大儿子张正伟,读书勤奋好学,成绩很好,家里又有钱读书,考上了四川大学。大学毕业后在成都工作。是当时全大队和全公社唯一的大学生。二儿子张正华,人虽然聪明,但学习成绩不大好,初中毕业后,就和爸爸学土匠。张正华相貌堂堂,聪明能干,生产队和大队有很多漂亮的姑娘都主动追他,最后和队长杨文学的大女儿结婚。张正华结婚的前一天,接亲送去岳父家的彩礼,是当时全大队最多的——“三转一响”齐全。(三转:手表、缝纫机、自行车,一响:收音机),让全大队的人都非常羡慕。
  张土匠本大队的大队支书刘友全,文化不高,能力不大,心眼不好。大家背后都称他“刘有权”、“刘有毒”。刘友全见张土匠每年挣了不少钱回来,成了全大队的“冒尖户”,心中非常嫉妒。张土匠对刘支书是“年年进贡”,每年春节都要给刘支书拜年,送好烟好酒,刘友全这才对张土匠有所关照,没有“修理”张土匠。
  刘友全有三个女儿,只有一个幺儿,名叫:刘进禄。“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幺儿”,刘友全对幺儿是娇生惯养。在四川泸州地区的农村,男孩读书没有考上中专、大学的。满十七或十八岁后,都要去拜师学手艺,学土匠、石匠、木匠、瓦匠、泥水匠等,以后好挣钱成家立业。刘进禄长大后,好吃懒做,不学无术。人才也不好,脸上还有些麻子。虽然父亲是大队支书,家境比较好,但全大队没有哪个姑娘看得上他。刘进禄却依仗父亲是大队支书,趾高气扬,横行霸道,以为自己很了不起。
  张土匠的第三个孩子是女儿,名叫:张正芳,刚满20岁。长得如花似玉,在全大队里都算是“一枝花”。张正芳初中文化,在全大队只有四个女孩是初中文化。张正芳在全大队太引人注目了,刘进禄也看上了她。刘进禄家离张土匠家有两里多路,经常无事到张土匠家里闲逛,找着和张正芳搭话。张正芳根本就看不上刘进禄,又见他不怀好意,更是不理他。刘进禄则心想:常言说:“不怕贞洁女,就怕厚脸皮。”因此,虽然不受欢迎,但他却还是“不辞劳苦”,五天三趟,经常去张土匠家。

第三十七章:激情年代
  一九七七年,金湾公社要调华山书记去社队企业办任书记,华山思来想去,还是决定不去,因为他心里离不开大队自己这多年的心血,他向公社罗书记推荐了大队长立友说他比自己年青,是一个好同志,在社队企业大有发展前途,立友于是很顺利地进了公社的社队企业办工作。
  大队长立友来到了社队企业办公室,办公室很简单,就是一张桌子,两条凳子,墙壁正上方挂着毛泽东主席和华国锋同志两张领袖像,墙壁的另一边挂着《我们敬爱的周总理》和一张《你办事,我放心》的照片画。社队企业总支书记老旭坐在领袖像下面,他安排立友带一支青年突击队去帮助修筑资江河上的金湾大桥。
  金湾大桥是资江市建市以来的第一座大桥,这大桥连接了资江两岸的建设发展,修通了这座大桥就彻底改变了资江河两岸老百姓过河靠摇渡船的历史,立友带着青年突击队的人来到工地,工地上到处在紧张的施工,只见那工地上红旗列列,机器轰鸣,施工人员来来往往,热情洋溢,波浪翻滚的资江河被伟大的的人民拦腰阻断,河水让道,人定胜天。
  工地上打出奋战五百天,修通金湾大桥的宣传口号,市委冯书记是一个南下干部,他经常带着市里面的干部来到工地不是视察工作,他们一来到工地上,不是抬石头,就是挥大锤,发扬南下干部和工人农民出身的工农干部传统作风,工地上不还有一些外国友人也在参加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
  大桥通车后的几年里,市政府在这大桥两岸建设了好几家国营企业,这些国营企业和公社的社队企业也发展得很好,也在这大桥边兴办了几家很有发展前景的企业,一家有规模的造纸厂,农机厂,副食品厂,这些国营企业社队企业在公社各大队的年青人当中公开考试招用工人和选拔管理人员,立功大队有好些年青人都进入到了这些企业单位工作。
  一九七七年,立功大队的公路修通了,公社大园艺场和大队茶场都已经成了规模见了成效,公社大园艺场的西瓜和经济作物发展非常喜人,特别是公社大园艺场的西瓜成全公社的品牌产品在市里面很受喜欢,大队茶场的茶叶和烤烟也达到了市供销社销往全国的标准,创造了一定经济效益。
  一九七八年,立功大队的收成不理想,一些生产队年终粮食分配也出现了问题,主粮稻谷和杂粮的搭配不均,一些半劳辅劳和十分全劳的主杂粮搭配不公,这矛盾主要出现在泰山大哥的那个生产队。
  南山死后,这队长就由副队长老碧接任,老碧是一个仅在夜校识了几个字的老人,他在搭配这主杂粮食的时候和生产队几个干部存在有私心,不管大人小孩每人两百斤红茹,就是说十分全劳和半劳无劳的全部是一人两百斤红茹,这样一来,那些半劳无劳的基本口粮是主粮稻谷只能分两百斤,而杂粮红茹也要分两百斤,那些十分全劳他们的工分粮多的主粮稻谷可以分到七八百斤,杂粮红茹也只分两百斤。当然,这一个生产队的工分最多也只有队长副队长会计保管员记工员几个人了,于是社员群众的心里有了意见。
  第一个排队到生产队仓库门口分粮食的是华山的大侄子卫国,他是个石匠,在外面搞副业的时间多,他在公社办的石灰厂搞副业,一天能挣一块二毛钱,这一块二毛钱要往生产队投资九毛钱抵一天的劳动工分,这样搞副业的人也才能有劳动工分参加生产队分粮食。生产队的劳动工分到年底办年终分配也能每个劳动日也还可以结算两毛钱,他们在外面搞副业还能够一天多得一毛钱的好处,由生产队到年底从社队企业把他们的副业收入结算回来。
  卫国家里有三个孩子,大的也只有五六岁,小的还只有一岁,老婆在家带孩子也没有出多少工分,他一个人的工分来分粮食,他家的工分粮是最少,都是基本口粮,基本口粮是每人两百斤谷子和两百斤红茹。这个分配方案,卫国心里不服,他把箩筐往生产队仓库大门口一放,横着一条扁担坐在大门口对生产队会计和保管员说:“我听说这次年终分配不管大小每人两百斤红茹,十分全劳也是一人两百斤红茹,半劳无劳的也是一人两百斤红茹,这个分配方案是你们几个人做的,还是通过了哪些社员代表。”
  生产队会计保管员说:“这个分配方案不对吗。”
  “外人听起来是不错,一人两百斤红茹,你们这是以权谋私,你们的工分粮多主粮稻谷可以分到七八百斤,而杂粮红茹也只分两百斤,人家那些只有基本口粮的每人两百斤谷子也要搭两百斤红茹,你们吃米饭,人家啃红茹。”
  “那你说怎么分。”
  “我要分就按比例来分,主粮稻谷多的杂粮红茹也要多搭配,主粮少的杂粮红茹也要少搭配,这样比较合理,大家看我这个方法行吗。”
  “这个方法好,我们大家赞成。”
  “那也要等我们的生产队队长老碧来说了才算,你今天不要分粮食,就不要影响别人分粮食。”
  “今天我们谁也不想分粮食,你就是把天王老子叫来,我也是这个方法。”
  生产队队长老碧和大队书记华山都来了,大队书记华山到这里了解情况后,同意卫国的分配方法,并要他们生产队马上重新做出分配比例。
  从这个事情上,这个生产队的社员群众非常信任卫国,他们在年底的群众大会上一致推选卫国当上了生产队队长。
  一九七九年,卫国当上了这个生产队的队长后,他在生产队实行了很多的新工作方式,犁田,插秧实行任务分配,一个人犁完哪几块田算多少工分,几个人插完哪几块田的秧算多少工分,通过实行这些方式,他们这个历史以来的后进生产队有很多工作变成了先进,他推行的这种生产方式在当时是有很大的促进作用,使卫国这个生产队显得很有激情和生机。
  特别是这一年的“双抢”期间,卫国生产队的十多个年青人自发组织,生产队一块五亩面积的早稻田收割,平时要三天才能完成的任务,他们准备一天时间之内把它收割完,但要生产队给他们记上三天的工分,准备在全大队创下一个纪录。
澳门娱乐场网址,  卫国非常支持他们,并说只要他们一天收割完了,三天的工分全部给他们记上,并且还要亲自带人到大队园艺场摘了两担大西瓜做为奖品鼓励他们。
  他们那十多个年青人,果真从凌晨五点钟开始就来到了田里开始工作,五六个大姑娘们在前面实行割禾比赛,十来个小伙子们拼命地把踩打稻机踩得呼呼叫得风快,两个大男子汉往生产队晒谷坪担谷子,大家伙片刻都没有停过。正中午他们冒着盛夏歹毒的太阳,小伙子姑娘们在滚烫的水田里拼命地干活,他们全然不顾自己的衣服被汗水和田里的脏水弄得湿透了。
  卫国的小妹妹卫新和五个十七八岁的大姑娘,从早晨五点钟就开始来到田里割禾,她们的手掌都给磨出了水泡,美丽的脸蛋被太阳晒黑了,卫新是她们这生产队年青人中间的领头人,她长得非常漂亮和健壮,而且特别能干,你看她,头上戴着一个白色的太阳帽,上身穿着一件白底碎花衬衣,挽起袖子,任凭白嫩的手臂在太阳下晒,下着一条绿色的裤子,裤脚挽到膝盖上,一双秀美的小腿站在水田里,张开臂膀,手上的镰刀飞快地挥舞,一片片金黄色的稻禾倒在她的脚下,她们几个年纪相差不多长相也都健康漂亮的小姐妹,个个都是割禾的好手,在这里充满希望的田野上形成了一道独特的景色。
  他们这样一干,其他生产队的好些人来到田边给他们鼓劲,大队书记华山也来到田边,他要大队秘书从广播喇叭里给他们鼓劲,傍晚时候,他们这十多个年青人终于把这块早稻田收割完了,第二天,金湾公社的广播电台也把这个劳动竞赛活动在全公社做了新闻报道。
  
  第三十八章:土地包干到户
  一九七九年冬,立功大队书记华山参加了市政府的农村工作会议,会议的中心内容是听取中共中央第十一届三中全会的会议精神,这个会议精神明确提出实行农村土地包干到户责任制,中共中央总结了安徽凤阳小岗村一十三户农民率先实行土地承包的经验,在全国农村实行农村土地包干到户,很多地方纷纷在一九七九实行了农村土地包干到户,会议上的领导说,农村土地包干到户充分调动了社员群众的生产积极性,打破现在社员群众在大集体出工不出力,天天磨洋工,做事的人少分粮食的人多,这种形式生产队的粮食生产完全不能保证社员群众的生活,实行了土地包干到户的地方,家家户户的粮食生产都翻了番,农村土地包干到户就是把农村里的水田旱地山林全部划成小片承包给农民自己耕种。
  华山在会上想,这农村土地包干到户就是以前那种把田地分给千家万户,搞私有单干,他从市政府开了会议回来,对谁也没有说这次会议的内容,他在心里进行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一连几个晚上睡不了觉,这轰轰烈烈的社会主义干得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又要搞土地包干到户,这土地包干到户说白了就就是要把集体好不容易发展起来的事业给分了,他想到了大队这么多年辛辛苦苦发展起来的山林水库,园艺场,刚建成的电排灌溉设备,各生产队的大片水田,山塘水圳,养猪场,鱼塘。特别是全大队那几千亩郁郁葱葱的幼林,这是全大队社员群众以后的希望,如果象会上他们所说的一样,全部要分给千家万户,那可是谁也不敢想到会是怎样的结果。这个事先不要声张,等看看形势再说。
  几天以后,金湾公社也接着召开了农村土地包干到户动员会,会议要求全体大队干部参加,立功大队书记华山和大队长玉祥参加了会议,会上意见很不统一,大多数的老大队干部干部和华山一样有想法,他们认为把大队和生产队二十多年发展起来的成果全部分给千家万户,这哪里还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建设刚刚有了一定的基础,眼见着就要实现农业现代化了,这突然又要分田分土搞单干,这又不是走以前的老路,我们这些从打地主分田地,搞社会主义低级社高级社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老同志们一下子很难接受这个现实。
  而一些年轻的大队干部更是赞成把大队生产队的一切土地都分给社员群众,这样能够充分发挥农民群众的种田积极性,大队生产队的大集体生产劳动,出工不出力磨洋工的现象很严重,粮食生产很不理想,有的生产队的农田里杂草比水稻还多,产不出多少粮食,社员群众在生产队一年三百六十天天天出工,还是吃不饱肚子,如果把土地分给农民自己耕种,这粮食生产一定会大不相同,社会主义也是要我们的社员群众们能吃饱肚子。
  公社领导们也根据大家的意见,做了一个决议,同意先搞土地承包到户的大队先搞试验,不同意的大队也可以慢一年搞土地承包,看看那些先搞大队的结果。华山和大队长玉祥决定立功大队慢搞一年,看看再说。
  新年一过,立功大队的生产工作照样安排,每年从正月初二开始就要安排工作,这几年各生产队正月的大事是安排足够的劳动力上山给山里的幼林清扫杂草荆棘,把每片山林都要清扫得干干净净,没有一点杂草荆棘,这时候的山林那些栽培得早的已经蔚然成林,到处呈现出生气勃勃。正月里各生产队的社员群众还要修整山塘水圳,田埂道路,蓄水积肥,二月里来才开始春耕生产。
  这一年,卫国在他岳父家里亲自体会到了搞土地承包到户的好处,他岳父家里六口人,在他们的大队分了近五亩水田,只不过这五亩田分了十多个地方,好的水田几块,差点的也分了几块,都是东一片西一片的,但是经过他岳父精心照料,这一年他自家粮食比生产队任何一年都要多好几倍,卫国的妻子搞双抢的时候回娘家帮了几天忙,一家人老少齐上阵,不到十天双抢就完成了,生产队搞双抢一般要一个月才能完成,看来这土地承包到户真的是一桩大好事。
  卫国又看看自己生产队的社员群众在生产队田地里出工不出力,磨洋工,天天撑着锄头把讲白话。有人说:“我听说有些地方把田地分了,搞单干了。”
  又有人跟着:“这话你可不能乱说,那是搞资本主义,是要上台挨斗的。”
  “这是真的,你别看我们公社还没有开始,说不定到明年就也要搞单干了。”
  “搞单干好,我们大家不要开开出来磨洋工,一年累到头,大年三十初一都要搞生产,饭都吃不饱肚子,哪年不是有几个月的日子靠稀饭米汤加红茹过。”
  “这生产队出工劳动的就只有我们二十多个天天泡在田地里,分起粮食来就有一百多个人分粮食,这田地里哪能出这么多的粮食啊。”
  “这田地里的庄稼主要就是生产队没有管理好。”
  “我们天天这样在田地里磨洋工,哪里还能种出好庄稼。”
  一九八0年立功大队的集体农业生产在很大程度是受了外部家庭土地承包的影响,这一年立功大队的各项工作都很不理想,各生产队的粮食生产也令人失望,早稻粮田大部分减产,晚稻粮田由于人心涣散拖延了插秧时间耽误季节,相当一部他农田失收,导致全大队粮食生产大部减产。
  这一年办完年终分配,卫国和他当大队书记三叔华山在大队生产队干部会议上闹出了意见,大队书记华山在会上还要安排明年的生产工作。
  卫国当场就进行了反对,他说:“三叔,你不要把我们大家当作不知时事的傻瓜,现在全国农村土地都实行了包干到户,我们公社就有好多的大队已经把土地包干到户,你去看看那里的农民,他们的日子已经比我们这里好过多了。”   

本文由澳门娱乐场网址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农民(第一部)第37章开始

关键词:

上一篇:【梧桐征文】战士(小说)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