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团文学

当前位置:澳门娱乐场网址 > 集团文学 > 不祥的黑猫

不祥的黑猫

来源:http://www.ablakeforum.com 作者:澳门娱乐场网址 时间:2020-02-26 21:08

楔子
  
  穿过小巷,周围是残破不堪的建筑。一只猫凹突的闯入我的视线,一闪而过,是只黑猫。在那一瞬间,我看清了它的眼睛,冰冷的蓝色,闪动着绝望的冰冷,以及,与世隔绝的孤独。像极了冷小默的那双冰瞳。
  
  一
  
  开学报名那天,我遇见了冷小默,那个宛如黑猫一般的女生。细细的眉,透露着一股冷厉。冰蓝色的瞳孔里满是冰冷和冷漠,可我却觉得里面隐隐闪动着孤独,这让我瞬间有了同病相怜的感觉。哦,忘了说,我,羽琴,15岁少女,却用有一头罕见的银发,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着耀眼的光,像冬日的梅一样惹眼。那时的我被大家孤立,冰冷而孤独,好在我学会了伪装。不得不说,看到冷小默时,我感觉看到了世界上的另外一个自己。
  
  报到那天学校广播集体通知:“应高一 A班的羽琴同学的家长要求,羽琴同学的头发是天生的,学生会可以不记过。”我笑了一下,在初中,顶着这样一头银发的情况下,我早就被记过无数次了,所以妈妈后来才告诉学校的。这样的银发,即使去染成黑色第二天也会变回来的。
  
  “真是一头妖发。”我冷冷一笑。
  
  “看到了吗?我们班有两位怪女生,大家最好不要理她们。”我坐在座位上,假装没听到她们的谈话,继续埋头做笔记。坐在我旁边的冷小默静静地望了一下她们,什么也没说。冰冷而略带慵懒的眼神好像一只猫。“就是嘛!装什么清高爱学习,这样奇怪就不要来上学了!”“就是就是!”周围的女生附和道。“这样说不好吧。”一个柔弱的声音插进来,我不禁抬头望了一下她。我记得,她叫艾朵朵,那个上台做自我介绍紧张得连话都说不出来的女生。“呦,这不是艾朵朵吗?现在说的出话了?”那个女生傲慢地说。“我.......”艾朵朵那张精致的小脸顿时涨得通红。在这势力的年代,因为帮我和冷小默说了一句话的艾朵朵和我们一起被孤立了。
  
  二
  
  “冷小默好像一只猫。”
  
  “冷小默最近好像心情不好。”
  
  “冷小默会和我成为朋友吗?”
  
  我在日记上写下一连串这样的话,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我太想有个朋友了。”我告诉我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写的呢?哦,是从几天前。
  
  “冷小默,这道题你来做!”一声炸雷从耳边响起,可是并没有惊醒正睡得香甜的冷小默。她皱了一下好看的眉眼,把头转向一边去,继续睡。数学老师铁青着脸,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冷小默!”那些平日里看不惯冷小默的人此刻正一脸看好戏的样子朝我们这边看过来。见老师真的生气了,我赶紧拍了拍冷小默。冷小默抬起头,望了望我。我伸手指指书上13页的第三题。冷小默顿时明白了,看了一眼题,一丝不易察觉的不屑从她眼底一闪而过。冷小默悠闲的打了个哈欠,优雅的起身,慢悠悠地走上讲台,拿起粉笔。下面是一脸幸灾乐祸的同学。几秒钟后,黑板上出现了几行算式,简单而精确,粉笔的白在黑板上格外清晰。那些幸灾乐祸的同学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全都目光直愣愣的盯着黑板,还处于呆滞状态。我很平静地望着她,没有吃惊,好像在我心中,冷小默本就如此。“正确。”数学老师最先反应过来,不觉轻声说道。冷小默却镇定地放下粉笔,优雅转身,走下讲台,回到座位,坐下。如猫般无声无息,轻巧自如。
  
  “以后不用你帮忙。对了,不要妄想和我成为朋友。”下课后,冷小默对我说道。我呆呆的望着冷小默,那冷漠的气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让我的心瞬间凉了半截。可是,我发现了,其实我和冷小默很有默契,那种只需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够明白对方的心意的默契,我知道,我懂她,懂她的心情。所以我是不会放弃和冷小默成为朋友的,哪怕她拒绝我的帮助。
  
  回到教室,又是那样的议论,只是主角,不再是我,但我却无法忍受他们这么说冷小默!我冲上去,大喊:“自己不如别人,有什么资格在背后说别人!”“我当是谁呢,原来是羽琴啊!看来还真是怪物帮怪物呢!”那个高傲女生,唐璐伊,又是她。我不禁心生厌恶。“不要再说了。”艾朵朵的声音响起。“劝架小姐都来了,当然不说了。散了散了!”唐璐伊话语中的讽刺显露无遗。“家里有钱了不起啊!”我冲她的背影喊道。“她父亲是这所学校的校长。”艾朵朵解释道。“谢谢你啊。”我对艾朵朵说道。“不谢。”艾朵朵腼腆一笑。
  
  晚上,我抬头望着夜空,静静地倾听着心中的孤独。我总喜欢这样听着心中的孤独,这样让眼泪静静地流下来,就可以放肆的哭一场了。
  
  莫名的,想起了冷小默,也莫名的执着于冷小默,于是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和冷小默成为朋友!也就是从这天起,我开始小心翼翼地观察,保护着如黑猫般的冷小默,记录冷小默的一言一行。我想,这便是守护吧。
  
  三
  
  早起是浓阴的天,窗外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那浓浓的云雾像要压下来一般。“冷小默。”脑海中不禁又浮现出这个名字。为什么,我想到这个名字时头突然痛了起来?为什么,我觉得这个名字像在告诉我什么?摇摇头,想要把这些烦恼全都摇走。一声叹息久久地回荡在雨中,被淹没,消失,不见。但有些事,却无法散去,渐渐浮出水面。
  
  来到学校,我第一次这么彻底的无视了大家异样的眼神,窃窃的私语,一整天都恍恍惚惚的,但有人比我更恍惚。
  
  “喂!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中午的食堂很是拥挤,当我正为挤不进打菜的窗口而徘徊在人群边缘时,听到了这声大吼,这使我顿时清醒了不少。众人皆纷纷侧目,望向那边,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只见冷小默冷冷的望着那个少年,并不说话,冷漠的眼神让人害怕。她微微眯起眼睛,挑衅般望着他,似猫般优雅。“你!连个道歉都不会说吗?”我望了望少年被食物沾满的衣服,以及冷小默手中只剩一半的饭,顿时明白了。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冷小默对他感到抱歉,但以她的个性却无法向少年道歉。冷小默就在这时突然回头,和我四目相对,她眼中的矛盾清晰可见。见那个少年正要说什么,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我赶紧冲过去,当在冷小默前,几乎是脱口而出:“我代她说了,对不起了请原谅!好了,你可以走了!”“哇,怪物!”人群中不知谁爆发出一句。“你们是姐妹吧?!”少年似乎忘记了刚刚的事,激动地说。“不是!我们不认识!”冷小默立马回答,就像是,在掩饰什么一般。“长得这么像·····”少年摇摇头,拍了拍衣服上的食物,转身,走了。未了,又回过头来,微微一笑:“我叫迟暮风。”这人,好笨。这是我当时唯一的想法。
  
  我望了望身边的冷小默,冷漠的她依旧没什么表情。经迟暮风这么一说,我倒发现了,我和冷小默长得确实很相似呢。
  
  同样细细的眉,微微有些冷厉。
  
  同样深邃的瞳,有些掩不住的悲伤,孤独。
  
  同样柔而顺的长发,像一只猫柔软的毛发。
  
  我笑笑,看来,真该好好感谢一下这个只有一面之缘,有点单细胞的少年,迟暮风呢。
  
  四
  
  “第一次见面看你不太顺眼,谁知道后来关系那么密切。我们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却总能把冬天变成春天······”悦耳的歌声通过广播小站,穿过了校园,最终飘到同学们的耳中。我听着歌,聆听着自己心中的孤独,呆呆地望着窗外的绿叶。苍翠欲滴的绿叶互相推搡着,一阵风吹过,它们都发出悦耳的“沙沙”声。心里默默地告诉自己不要去看,去听,这样只会徒增伤感罢了。可是,看,连树叶都有自己的小快乐呢。
  
  “叮咚!”小巧的冰蓝色玻璃瓶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我终于回过神来,望向冷小默。
  
  我弯下腰,手指向玻璃瓶伸去,却在触碰到瓶子那一刻,顿住了。霎时间,流光溢彩。
  
  我的脑海中迅速闪过一些画面,那里面有两个模糊的身影,在嬉戏,在打闹。好像,冷小默和我的身影。
  
  为什么头好痛?
  
  我是不是忘了什么?
  
  瓶子里装的,是什么?
  
  冷小默,你到底是谁?
  
  头痛之际,另一只手已经伸向玻璃瓶,飞快地捡起。我微微一愣,缓缓抬起头,瞧见冷小默正一脸警惕与敌意的望着我:“不要碰它!”她有些声嘶力竭的朝我喊道。我微微皱了一下眉,平时的冷小默都是冷漠的,遇事处变不惊,宛如黑猫般轻巧优雅,从来没有这么激动过,但为了这个瓶子却失了形象,失了她一直以来保持的形象。瓶子!?我望向她手中的瓶子。这个瓶子,有问题!冷小默望着我,手紧了紧,更用力的抓着瓶子。我知道,她在害怕,害怕瓶子里的东西被大家知道。不,也许只针对我!我一扭头,不去看冷小默冰冷的眼神,却对上艾朵朵关切的眼神,同时也看到了唐璐伊幸灾乐祸的眼神。不知怎的,好像逃,好想躲。我将头深深的埋在手臂中,不想想任何事,头好痛,却不可抑制的想着,想知道任何事。
  
  冷小默,你到底是谁?而我又是谁?
  
  心中有太多太多的疑惑了,我妈一定知道什么,回到家我一要问个清楚!
  
  “妈,我倒是谁?”来不及放下书包,我迫不及待地脱口而出。“咚”锅铲落地的声音应声而响。“小琴,你怎么这样问?你就是我的女儿啊。”她的声音里有着少见的颤抖。“你一定知道,对吧?回答我!”我一脸冰冷地问她。“是!我知道,但并不是全部。”她的声音一点一点的低了下去,“我知道,现在已经瞒不住你了,所以,我现在就把真相告诉你。”
  
  十四年前的秋天,到处都是金黄色的,枯黄的树叶在空中飞舞着,谱写着一曲优美而凄凉的乐曲。而我妈在失去了她所拥有的一切后,遇见了我。
  
  在金黄色的世界中,被冰蓝色包围的我一眼就被她看见了。她走进看看却倒抽了一口气:小小的婴儿长着一对可爱的银白色的猫耳以及一头罕见的银发。她本想离去,但却在触及到我眼神的那一刻心软了。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神呢?水晶般的冰蓝色,带着可怜,带着柔弱,看了让人心疼。于是她抱起我,走之前她看到一棵树后躲着一个少女,乌黑的发,冰蓝的瞳。她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我,眼中有抱歉,有不舍。
  
  那个少女,是冷小默。听完后,我断定。
  
  “我明白了,谢谢你,妈。只是,我的耳朵和蓝眼睛是······”我听完后,犹豫着说道。“被一个灵异师给封印了。”毕竟她是我妈,我的话还没说完,她便已经说出了答案。“至于你的眼睛······”说着,她凑到我面前,用手摘下了我的,眼睛?不,确切的说是一个黑色的,类似于美瞳的东西,接着说道,“是那个灵异师送我的。其实你的眼睛也是蓝色的。但是你的发色,他无法改变。”“妈!”我抱着她,呜呜地哭了出来。心中想说的太多太多了,反而不知从何说起了。
  
  夜晚,夜空一如既往的璀璨。没想到,现在我才发现。其实当我莫名的迫切的接近冷小默的时候,我就应该怀疑的,这并不是同病相怜找到知音的感觉吧?当我莫名其妙地想帮助冷小默的时候就应该想到的。冷小默对我的警惕也是呢。其实,我早该想到的。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和冷小默是真的姐妹。而且,我们绝对不是普通人。瓶子里装的应该是我的记忆吧?
  
  五
  
  这天,我收到一张冰蓝色的小字条,上面写道:今天放学后,学校小树林见。后面印着以黑色的猫爪印。一目了然,这是冷小默写给我的,她应该知道我猜到真相的事了吧。我捏紧了手中的字条,其实,有些事终将是要面对的。
  
  来到小树林,一眼便看到了冷小默。她悬浮在空中,黑色的长发盘在脑后,一身轻飘飘的冰蓝色的素衣,衬着白皙的的皮肤,一双大大的冰蓝色眼睛微微眯起透露着深邃,显得可爱的同时也显得冰冷,尖尖的猫耳立在头上,长长的猫尾微微弯起,居高临下地望着我:“姐姐,你全都知道了吧?”
  
  “不,只是猜测罢了。”我抬起头。
  
  “既然如此,我就来帮你回忆回忆吧。”冷小默的话音刚落,我便失去了知觉。
  
  时间倒回十几年前,冷小默其实叫做猫蓝冰,而我其实叫做猫蓝雪。尽管我们毛色不同,但我们仍喜欢坐在小树林里,不顾大家异样的眼神,在树叶上写着自己的小秘密,一起在夏天使用雪花,让苍翠的绿叶瞬间被漫天的雪白覆盖,一起在那雪白的世界里静静地行走着,谁也不说话······那时的我们无忧无虑,只可惜,那天······
  
  一场突如其来的猎猫风暴降临了,许多族人在这场残酷的捕杀中失去了生命,我的父母,我族的族长,也在其中。而夺走我父母生命的人正是那些除妖师请来的灵异师。一时间,原本绿草如茵,树木丛生的森林被鲜血染红。我和妹妹四处躲避,靠着仅有的那一点信念才得以生存下去。
  
  我和冷小默在大家的墓前哭得死去活来。我说:“蓝冰,我们要一起努力的,对吧。”“嗯!”她转过来,望着我,那双冰蓝色的眼睛里早已噙满泪水,“姐姐,我们一起努力!”两个少女在这里立下了誓言,只可惜,这并不是永久的誓言。
  
  猫妖族毕竟不能没有首领。长老们经过再三考论,终于决定让我和猫蓝冰竞争,赢了的成为族长。
  
  “姐姐,我们说好了要一起的呀!”“姐姐明白,姐姐马上去跟长老说。”说完我飞奔出去。眼泪流下来,随着风飞散。我心里明白,在猫族,黑猫是不受尊重的,即使是族长的女儿也没有特例,如果我胜利了,蓝冰她会整天活在嘲笑中······我的双手紧紧地捂住脑袋,飞快的奔跑起来,不去听,不去想,眼泪却止也止不住的落下。
  
  不知不觉间,我才发现,我早已越过结界,闯入了人类世界。
  
  风刮过心的声音是那么疼,仿佛这世界这剩下了我一个般。一股没由来的落寞感涌上心头,这是当时,我并不知道这种感受叫做孤独。
  
  一辆车疾驰而过,一个小女孩无助地站在路中央,霎时间,我有种看到了小时候蓝冰的感觉。来不及多想,我冲上去救了她······
  
  次日,回到森林时,我遇到了找了我一晚的蓝冰。她激动地抱住我,喃喃道:“太好了,太好了!姐姐你回来就好!”我轻轻闭上双眼,拍了拍蓝冰的背。“对了姐姐,我想好了。”她顿了顿,仿佛在给自己勇气,“我要当族长。我在想,虽然我的能力比起姐姐还差了点,但我想,我要造福于我族,保护大家。像这样亲眼看着自己的同类被猎杀,我做不到。”我愣住了,随即答道:“那就好好比赛,我可不会手软哦!也算是锻炼你了。”“嗯!姐,我先走了!”
  
  等蓝冰走后,我自言自语道:“不行,绝对不能让蓝冰当上族长。”“姐姐,你就这么讨厌我吗?为什么不同意呢?因为我是黑猫吗?因为这个,我不配当,对吧?”我猛的一回头,见蓝冰已泪流满面地站在我身后。
  
  “不是······”
  
  “不用解释了!我一定会全力以赴的!”蓝冰说完,跑了。
  
  我缓缓跌落在地上,眼泪缓缓流下:“不是的,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不是······”
  
  夜晚,我仰望星空,以前都是和蓝冰一起的,现在,却只剩我一人。我终于明白,原来,这种感觉叫做孤独。
  
  我将头靠在树上,一遍又一遍的倾听着心中的孤独。眼泪控制不住的的落下,我突然放声大笑,笑着笑着,我大哭起来。我说:“蓝冰,你说好不好笑,我竟然笑哭了。”接着又说:“我在骗谁呢?她已经不要我了。”
  
  比赛前夜,蓝冰来到我我面前:“姐姐,我不得不这么做。”她轻轻垂下眼帘,“其实,我们并不是亲姐妹。你才是真正的公主,我们只是同父异母罢了。所以,对不起。”“蓝冰······”
  
  六
  
  “所以,我删去了你的记忆,把你变成你一岁时模样。”冷小默顿了顿,接着说:“姐姐,你明白吗?这几年,我一直都在聆听着自己心中的孤独。”
  
  “我又何尝不是呢?”
  
  我知道,她过得不好。
  
  “姐姐,现在他们知道你还活着了呢。”她的声音里带着哭腔,“所以我不得不······”
  
  “小默,不,蓝冰,我还是想说,其实当时,我只是想先改变黑猫的命运,在让你接位的。”
  
  “可现在已经无法回到过去了!所以姐姐,对不起了。”她将手指对准我,轻轻闭上双眼。
  
  冰蓝色的光圈凝聚在指尖:“姐姐,对不起。”
  
  “等等!”一声响亮的声音划过天际,雪白的裙摆在我眼前一闪而过,我看见艾朵朵挡在我面前,义无反顾。她的双目紧紧地闭着,抿着唇,额间是一滴滴晶莹的汗珠,。原来,内向胆小的艾朵朵也能有勇气叫的这么大声。原来,早已有了默默守护着我的人,像我默默守护冷小默一样。蓝冰猛地收回了手中的法术。
  
  “艾朵朵!”一声呼唤传来我们纷纷循声望去。只见迟暮风气喘吁吁地跑来。
  
澳门娱乐场网址,  “怎么是你?”我与冷小默异口同声。没想的仅仅只有一面之缘的少年竟出现了,还是在这种情况下。
  
  “嗯,这个嘛······”迟暮风挠挠头,露出帅气的笑容,“其实,我是艾朵朵的表哥。她发现你们不见了,才叫我一起出来找,没想到看到了这一幕。”
  
  “好了,我想说,其实,我有一件事一直没有告诉大家。”艾朵朵上前一步却仍挡在我面前,对我说道,“我知道你是猫妖,很早很早便知道了,所以开学时我第一眼就认出了你。”
  
  怎么说呢?那是个遥远的故事呢。
  
  “其实,你当年救下的小女孩,就是我。”
  
  “那时,我只有两岁大。趁父母不注意从小店旁溜到了马路中。
  
  我至今仍忘不掉那刺耳的笛声以及刺眼的光线。年幼的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眼看着车向我冲过来······
  
  但在这时,我感到一股力量把我带走。我看到了,那是一双冰蓝色的眼睛,闪着晶莹的光,长至腰际的银发在空中飘舞着,像暗夜中的银月精灵。她穿着古装般的白裙,“天使。”我情不自禁地说道。她冰蓝色的眸子望了我一下,修长洁白的手指在我眼前一晃,我便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我醒了过来,刚刚救下我的“天使”此刻已换了模样:一双猫耳顶在头顶,茸茸的猫尾弯弯地翘着,好······可爱!我静静地望着她,她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并未注意。当黎明到来时,她便离开了这里。向即将离开人间的天使。
  
  六岁时,我已经忘了很多小时候的事,但这件却记得十分清楚。我向表哥说起时,他告诉我, 救下我的,是只猫妖。“真是善良的妖呢。”我当时感叹道。
  
  再后来,我遇到了你,并肯定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
  
  怪不得,原来是她。
  
  “真是感人的局面啊。”冷小默说道,“不过,艾朵朵,你表哥是灵异师的事,我还真是想不到嘛。”什么,迟暮风是灵异师!难怪,看到我和小默时如此镇定。“不错嘛,竟能看出来。”迟暮风挑眉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就是送蓝雪黑瞳的灵异师之子吧。”冷小默接着说道。“不错。”
  
  我往后退了一步,原来这一切,早已注定。我们之间的丝丝缕缕的恩怨也注定会在这天揭开呢。可是,为什么我现在才发现,才发现这些默默守护之我的人呢?
  
  “其实,你们猫族一直都不知道,只要有血缘关系的妖,便可将其毛色互换。妖族不知,我们灵异师却知道。”迟暮风说道。一直挡在我面前的艾朵朵终于松了松手,抬起头,期待地望着冷小默,冷小默却望着我:“姐姐,可以吗?”“嗯。”我点点头。一滴晶莹的泪珠从冷小默的眼角滑落,她缓缓坐到地上:“姐姐,我不是,我真的不是想杀你,对不起。”“都过去了。”我轻轻说道。
  
  七
  
  “开始吧。”
  
  “嗯。”坚定的声音。
  
  一道白光照耀在我眼前。银白的发从发梢一点点蜕变成黑色。黑色的长发,乌黑油亮,如瀑布般倾泻下来。“黑色。”我喃喃道。“姐姐!”银白,一闪而过。真好,大家都如愿以偿了呢。
  
  我拍了拍冷小默的头:“快回去吧,猫族不能没有首领。再说,那些长老见到你一定很吃惊呢!”“姐姐,你不跟我回去吗?”冷小默抬头,问道。“不了,在这里我已经有了要好好珍惜的人了呢!”我回头望望艾朵朵,微微一笑。冷小默笑了,对艾朵朵说:“你要好好待姐姐啊。她一点都不爱惜自己呢!”“一定!”艾朵朵重重点头。三个少女的手叠到了一起:“要加油哦!”
  
  银白的背影渐渐远离,最后只剩下一个银色的小点儿。“只剩我们了呢。”我轻轻靠在艾朵朵肩头,闭上了眼。“至少,我们还在一起。其实我们并不孤独,也从未孤独。我曾经也聆听着心中的孤独,但是其实根本不必去听的,因为大家都在我们身边啊。”艾朵朵轻声说。
  
  “什么叫只剩你们俩了!我呢?”身后响起了某个被遗忘了很久的家伙不满地嚷嚷,一瞬间打破了伤感的气氛。“不要破坏气氛!”我和朵朵异口同声,我们相视一笑,仿佛认识了很久的老友。
  
  艾朵朵说的对,大家都在身边,从不曾离开过。我只一味的留恋着过去的美好,感受现在的孤独,却不曾注意到,自己的身边的风景,原来早已有那么多守护自己的人,原来自己从未孤独。回头看看,那黑白的画面,已变成了一道彩虹。
  
  尾声
  
  “朵朵,我们很快就又能见到小默了呢!”我兴奋地说道。“真是太好了呢!对吧,校花大人?我把这告诉小默,她一定很高兴!”“艾朵朵,你这家伙,真的是越来越调皮了呢!”我佯装发怒。“大人息怒!”朵朵装模做样的说。“又能见到小默了吗?”迟暮风这家伙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吓了我们一跳。“不告诉你!”我和朵朵异口同声,转身,留下少年在后面茫然地挠着头。
  
  飘逸的黑发,散落在空中,引得众人纷纷侧目,少女一个转身却拐进了残破不堪的小巷。“喂,你怎么才来啊!”少女并不看迟暮风,目光定定的望着艾朵朵怀里雪白的猫。白光一闪,出现了一个少女,冰蓝色的眸,缓慢抬起,“姐姐,朵朵。”少女轻声道,“我们从未孤独。”

      1

   我是一只猫;一只不知何时存在于世,不知该去何方,游荡世间的黑猫。除了一身黑色,还有一双一淡绿色一紫银异色眼瞳。因为这一诡异外貌,就连胆大如听闻黑猫会带来不祥的无神论者,对收养这样一只流浪猫都望而却步。因此,自己一直都是孤独的流浪者。有幸遇见不嫌弃者,只道是缘分使然;便就留下,短暂地结束流浪。但每次都要停留数年,便不告而别;因为没有那只猫能活得那么长。虽然不舍,但也只能悄然离开。直到遇见他们,才知道自己不再孤独一个;也感受到从未感受过的家的温馨,亲情的温暖,爱的力量……

    相比春天的充满朝气蓬勃,春游踏青的舒心惬季节;夏天则是,烈日当空,酷暑闷热,令人昏昏欲睡的懒散季节。

 艳阳高照,更衬出天空蔚蓝无际;白云飘渺;夏蝉鸣叫不停;更像催眠小曲;微风吹拂,睡上一个午觉也是不错的选择。

    安静整洁的平房与室外热闹的蝉声,显得那样格格不入,却又融为一体温馨安逸;阳台上不时飘动的窗帘随意自在;一只黑色的猫在蜷缩着身体睡着窗帘下的毛毯上;耳朵有时会抖动几下,像在做着什么梦。

 “小黑,过来喝牛奶了……”一个轻柔响亮的声音叫唤着。阳台上睡梦中的黑猫像听到叫唤,竖起了耳朵,又动了动尾巴;一双睡意朦胧的眼瞳慢悠悠地张开,是一双一绿一紫,看得久了便会被其蛊惑般妖艳诡魅,令人不经惊讶的异色双瞳。但叫唤的老婆婆看到这双眼瞳还是一样的眉开眼笑,像见到老朋友的感觉。

 “等会啊,我两个孙女就要过来陪我了……”看着跳到桌子上高傲地喝着牛奶的黑猫,老婆婆慈祥地微笑着。满足的笑容让人知道她现在的心情是多么的开心幸福。自从老伴过世,家里便只有她一人;到每年的寒暑假两个孙女都会过来陪伴,没有老伴的日子总觉得漫长孤单。老伴过世也快三年了,不知道他在那边过得怎样?好想就这样过去陪他。可是答应了老伴要等百年之后才能去见他。

   “喵~~”黑猫像感应到老婆婆消极的情绪,轻叫一声,像在告诉她不要忘记了曾经的承诺。

    “呵呵,看我,又想不开了,真不争气。放心吧,答应老伴的事,我会做到的。”老婆婆还是慈祥地微笑着,只是笑容里多了一丝落寞。世上最苦的莫过于经历磨难,生死相依,相知相爱的两个人阴阳相隔,见不到,摸不着的相思之苦。老婆婆慢慢走回自己的房间,孤单的背影是那样悲凉,孤单。黑猫望着老婆婆的方向出神。好不容易热闹一下的屋子又变得安静。曾经这里也是那样的热闹非凡。有大有小,有老有少,一家其乐融融。后来儿子被母亲劝着到城里生活发展。而人寿有时尽,天命不可违,一直两口子的二人世界,转眼落单孤影一人。原本儿子想回来服侍身旁,却被母亲拒绝。 是为了儿子的前程,也是成全自己希望下一代能过得更好的心愿。

  “叩叩叩……”一阵急促地敲门声传来,正喝着牛奶的黑猫竖起耳朵倾听,“奶奶,奶奶…………”这个着急且清澈的声音是调皮的苏幼兰没错。从小就喜欢追着自己,之后每次来到这里就喜欢打扰自己的休息,黑猫看一眼门口便优雅起身走开了,像要躲开那个印象中常常向自己伸出魔掌的苏幼兰。

 “来了……”房间里的白羽妃边说边走去开门。门一打开,一个身影便扑向自己怀里,不要说就知道是苏幼兰,“我们幼兰还是这样爱撒娇,喜欢抱抱……”白羽妃嘴上调倘,心里却乐滋滋的。一旁安静一点的苏晴兰,没好气地拉开苏幼兰,“你在外面晒那么久太阳,想把暑气,传给奶奶吗?快放开奶奶……”

  “哎呀,这有什么关系,现在都不烫身了,哪有那么多暑气啊……”苏幼兰拌鬼脸反驳道。

      “就是不能抱,等三十分钟后再抱……”苏晴兰自觉得自己没错,便继续说道。

 一边的苏幼兰也不甘示弱地辩解,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地,从门口辩论到屋里;虽然两人的吵闹不断,但白羽妃从头到尾都是那样的慈祥和蔼,还不忘给两姐妹倒杯水解解渴。这样热闹的争吵是那样的熟悉,从小时候,两姐妹就经常这样争吵不停。要争爸爸妈妈的爱,也要争爷爷奶奶的宠。白羽妃看一眼阳台,没有黑猫的身影。白羽妃不经莞尔一笑,看来小黑是躲起来了。

  “不跟你争了,但不代表我做错什么。”苏幼兰不以为然地说着,然后又是一大口温开水,“咦,怎么不见小黑呢!”说完放下杯子在屋里四处寻找,“喵~~小黑,你在哪?出来啊。姐姐来陪你玩了…………”

    白羽妃微笑着不说话,要是按猫的年龄去算的话,人家不知大你多少呢!更何况是一只神秘不明的猫。然后摇头微笑地把两姐妹的行李都拿进房间去。

     “奶奶,我来吧。”苏晴兰马上过去拦着要自己拿。

    “不用了,你们先休息。等会一起去买菜……”白羽妃虽年过七十,但身体比一般同龄还要健康。苏晴兰曾经开玩笑地说,如果不知道奶奶是普通人家的老太太,还以为你年轻时是个会武术的大侠;底子比一般老婆婆还要好。白羽妃听了也只是微笑而过,不去反驳什么。

   到了黄昏时分,苏幼兰还是没有找到黑猫的身影,“小黑到底去哪里了?”苏幼兰趴桌子上,边看电视边念叨着。

本文由澳门娱乐场网址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不祥的黑猫

关键词: